河北张家口沽源县白土窑乡后山村
本站网址:
444912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谈天说地

谁来为农民良心买单

发布时间:2016-08-14 20:53:33     阅读:38 举报
题记

今天有些不淡定,激动了。先是在微信圈的一篇《中国人已进入互害模式,人人逃不脱!》里长篇大论地跟帖评论,只是因为转发时加了一句:“其实涉及底层尤其广大乡村、县城地区雪崩式的道德崩溃,比城市严重得多,惜乎少人关注。”其实与现在整个社会的信任危机与道德坍塌是一体的。很多时候消费者、媒体导向与监管部门,都有很大责任。


试 问

高毒农药是谁生产提供的?苏丹红老百姓会造吗?三聚氰胺那么高精尖技术,农民能搞出来?如果农民都能做这些发明创造,他们也就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当农民了。 我们该质问一下,那些个拿国家经费的所谓专家学者们,他们研究出这些东西,又大力推广宣传给农民们实施,就没有人监管吗?为什么出了事就要农民背黑锅受损失,还要被冠上一个唯利是图的罪名?


是谁告诉农民,大力推广宣传要用除草剂的? 是谁告诉他们除草剂安全放心,用了对作物无害的?谁又会好心告诉他们,那些除草剂都是有针对性的,玉米田的、小麦田的、花生田的、蔬菜田的除草剂完全不同,使用后无法轮作?这些年农民吃的苦头还少吗?他们的庄稼种下去,因为上季用的除草剂导致秧苗畸形出不来苗,有人负责吗?药害、除草剂漂移……默默承受的只有农民自己。


心 寒

早春里,一场倒春寒让正开花的大樱桃受了冻害,今年要减产和质量下降了;这几天,各地又连续冰雹,鸡蛋一样大的冰雹,把农民的果树、庄稼、蔬菜大棚都砸得一塌糊涂,一年的希望都砸没了,有人看到了心疼了吗?可这些天灾,农民还是有心理承受度的,因为他们明白,农民很大程度上就是靠天吃饭,做农业是没有保障的职业。


可他们承受不住的是来自媒体的所谓义正词严的“专业”结论,——比如央视关于北京市抽样八份草莓的检测报告,说发现了乙草胺,又说什么乙草胺可致癌。央视,你还知道你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地位有多神圣不?根本不可能在草莓上用的除草剂乙草胺,一则新闻,坑死了多少全国草莓种植户?


每一次事件都由我们最底层的农民来买单!当年又是哪个科研院所大力推广植物调节剂的?如果调节剂不能使用,为什么无人监管让它进入市场并且大力推广宣传?如果可以用,是被试验过的安全产品,那为什么每次调节剂事件被新闻拿来大肆炒作的时候,没有一个专家学者澄清,给农民一个说法?


农民,丰收了,多收了三五斗,价格就贱得不够雇人采收钱;天灾了,就得自认倒霉;这种人祸,还得他们承担,他们活在底层,就活该要承受蹂躏摧残吗?想读更多好文请加微信:tlin983,你们有谁看到地头上的农民守着农产品,被趾高气昂的客商压价和苛刻挑拣,唯唯诺诺连句硬气点的话都不敢说,只能忍气吞声?用什么产品,卖多少价钱,他们都说了不算,他们又怎么去唯利是图?种地有多少利可图?


呼 吁

新闻媒体要关注的不是盯着农民,把出现的每次事件都不负责任地炒作夸大成网络盛宴,吸引眼球,赚取你们的点击率和收视率。你们该深挖的是这利益的上游,是那些始作俑者,其中也包括你们媒体无下限的广告宣传。如果你们宣传推广的东西都是虚假的,你让农民们还能信谁?他们处于最弱势的底层,只能你们说什么,推广什么,宣传什么,他们信什么。


别再说农民唯利是图吧,唯利是图的又岂止是农民?农民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做主的呢?农药,归农民管吗?是农民造的吗?转基因品种,是农民研究发明的吗?你监管部门没卡住高毒农药的门槛,没把住转基因的大门,让这些东西在市场上横行,你要怨农民无知买了用了?


新闻媒体,你们该关注的是监管部门,是科研部门,是那些随便给准入证生产这些产品的部门!你们的镜头该扫向他们,替老农民们问一句:到底用什么安全?有没有谱?别前面用了后面又否定,让农民兄弟受过,还要承担损失!这无序而混乱的农产品和食品市场,真的需要有人管管了,别把这把关的最后一道责任交给农民兄弟。新闻媒体希望你们的镜头能放到一抓有效的环节,真正触动到源头,敲打一下相关责任部门,还百姓一个公道。还农民兄弟一个公道,还所有消费者一个公道。


后   记

给良心该有的尊重和价值,这是全社会的话题。扪心自问,如此指责没有选择权的底层农民,良心又何在?央视不负责任的一期栏目,让全国的草莓种植户遭到灭顶之灾,有人问责吗?媒体每年都炒作的一些坑农话题,哪次受伤害的不是农民?欲哭无泪的农民找谁去要说法?央视该不该向农民道歉?
谁来为农民的良心买单?想读更多好文请加微信:tlin983,当良心被践踏在尘埃的时候,有一种无力的悲凉弥漫全身。这些是一个普通农民该承担的吗?如果没有人站出来为这样有良心的农民的良心买单,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农民?请不要让百姓流血流汗又流泪,还背负丧良心的指责!他们也期待和呼唤着安全食品,吃得起、安全、放心!



网友评论: